利迷論壇 
» 訪客:  註冊 | 登入 | 會員 | 常見問題 返回 Official Liverpool FC Supporters Club HKSAR Branch

RSS 訂閱當前論壇  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     
標題: 保羅湯健士:對雅典決戰的預感 (108)  
 
麥馬科雲
紅軍後備球員
Rank: 4Rank: 4Rank: 4Rank: 4


UID 2738
精華 0
積分 635
文章 635
閱讀權限 25
註冊 22/9/2003
來自 江湖
狀態 離線
保羅湯健士:對雅典決戰的預感 (108)

保羅湯健士:對雅典決戰的預感
16 May 2007

還有一星期,利物浦便有機會創造歷史:只要勝出,紅軍便可成為歐聯史上拿冠軍次數第二多的球隊。

若零二/零三年底時有人告訴我紅軍有機會創造如此輝煌的成就,我一定會恥笑他的無知 - 甚麼?原來利物浦將邀請大衛高柏菲來當領隊?

能夠在歐聯六度封皇是個了不起的成就。先別管費格遜之流所說的話,我認為利物浦是甚有機會奪標的。

曼聯敗給米蘭的賽事只不過是敗給撲茨茅夫的番版,敗因主要在曼聯身上,所以大家不必把紅黑兵團的實力過於放大而自亂陣腳 (當然曼聯的球迷不會認同)。

請看看當晚曼聯的後防:李奧費迪南受傷、維迪也只是勉強上陣、可客串中堅的尼維爾受傷了、全季表現穩定的艾拉也缺陣。如此殘缺的防線,面對在聖西路以逸待勞的米蘭,加上在早段便先失一球,此消彼長之下,大敗實屬理所當然。

的確,尹斯坦堡一役米蘭也曾多次撕破紅軍的後防。只是今時今日的紅軍己不可同日而語,其後防絶對優於零五年的時候,更何況其中場實力也有所加強,中場截擊力比從前更可靠。

兩年前決賽的上半場對查奧爾來說是個惡夢,雖然他曾試過護空門,但整個上半場他明顯地表現不出水準。不只是他,其他正選出場的紅軍球員面對米蘭時也有不同程度的怯場;而我相信雅典決賽同樣會有這種怯場發生。

今年的米蘭進攻力無容置疑,只是我不認為他們的攻力會比巴塞羅拿更強。

米蘭的整體實力看似較強,組織力也較佳,但他們的攻力絶比不上由朗拿甸奴、伊度奧、美斯和迪高組成的鋒線,他們的控球和走位意識是另一層次。另外,現在米蘭的前線也沒有零五年基斯普拍上舒夫真高的鋒利。當然,我不會否認現在的加卡也是處於他前所未有的頂峰。

我很敬重米蘭,他們的經驗有絶對的優勢,但我看不到任何理由要害怕他們。作客魯營紅軍也可以在先失一球的情況下反勝,不要少看這隊巴塞羅拿,他們的陣容絶對及得上拿取七零年世盃冠軍的巴西隊。若紅軍可以打敗這樣的一隊巴塞,那他也可以平常的陣容和戰術、在球迷的支持下、克服任何心魔並打敗AC米蘭。

我敢肯定的說一句,利物浦絶對配得這決賽的一席位。除了在C組一支獨秀的出線外,在淘汰階段也沒有出現過重大的出局危機。

作客史丹福橋僅敗一球是整個普級過程中唯一出現過的危機。紅軍很少在落後的情況下作賽 (除了作客魯營時曾落後過數分鐘,還有對海法馬加比的頭四分鐘以外)。至於車路士首回的合失球,紅軍在次回合也僅以二十二分鐘便追平了。而在十二碼的階段紅軍也沒偶上任何困難,由主射第一球開始便控制了勝局。

最叫我安心的是紅軍的防線,他們面對任何強隊也面無懼色。除了作容巴塞羅拿的頭二、三十分鐘和作客史丹福橋連拿需要連番撲救的那段時間外,這防線基本上不會給人一種不穩的感覺。整個普級過程中球隊所受的壓力不算太大。

車路士和巴塞羅拿作客晏菲路時都對吃盡紅軍防線的苦頭。巴塞羅拿作客晏菲路的最後十分鐘,他們只要攻入一球便能普級,但他能夠創造的入球機會實在少得出奇;同樣情況出現在車路士身上,他們若取得一個作客入球那紅軍要攻入三球才能反勝,但他們連給予紅軍後防多一點壓力都顯得力不從心。

作為一名紅軍球迷,過去的陰霾還在我的心中:巴比救球時要害正中門柱、胖如鯨魚的魯鐸克在漫遊、當然還有占士的出迎畏高。現在情況是一百八十度的改變了。

跟其他紅軍球迷不同,我不太在乎哪位球員會替紅軍取得冠軍,但若真的要我選擇我會希望那會是一位有著不凡背景,並希望那人未曾出現於兩年前的奪標陣容之中。

伊斯坦堡一役最大的驚喜來自後備史米沙:漂亮的入球和那冷靜的十二碼 (我也很欣賞他在零晨三時於坦森廣場抽著雪茄的神氣樣子)。受著傷患的困擾,史米沙在利物浦六年的生涯中未曾風光過,但一切負面的印像當晚都被一筆勾消了,而現在我們心中只有他那颯颯的英姿。

我真的渴望同樣的事情會發生在科拿的身上,就算他在比賽末段才上陣也無不可;他原本在四強對車路士一役已經有機會當上英雄,因為他被派往主射第五記十二碼 (命運弄人,他在晏菲路的告別戰也只差數分數便可主射一球十二碼)。

當年伊斯坦堡一役科拿也有親身到場支持球隊,他對球會的熱盛是不用懷疑的。他就是那種「大賽」球員,他永遠受著眾人的注目。二零零一年紅軍取得三冠佳績,雖然三個決賽中他只有一場是正選上陣,但他在當中的兩個決賽都能取得入球;另外,他是聯賽盃決賽的十二碼功臣之一,也別忘了他四強的入球成功使球會普級。

另一位是高治,他的職業生涯無辜的變成了笑柄,一面歐聯奬牌絶對可以為他帶來應得的榮耀。

再來的是基維爾。在剛過去的世界盃,對克羅地亞一役中他的表現光茫四射,他幾乎是以一人之力帶領澳洲普身十六強;他加盟利物浦後可說是交上惡運,無情的傷患從未離開過他。沒有球員想錯過任何一場盃賽的決賽,但他在紅軍的歲月堣w錯過了三場決賽。

但基維爾從沒放棄過自己,而他現在終於復出了,看他在對查爾頓一役的表現,他的狀態算不俗。要他正選出席決賽可能是較勉強,但他卻可以成為任何攻擊位置的奇兵:帶球過人、底線傳中、起腳施射、組織創造、還有他那不俗的空中優勢。一位有充滿自信和頂峰狀態的基維爾絶對是球會最大的資產,也是米蘭的心腹大患。

要打敗利物浦,米蘭要先克服其零五年的心魔。人們愛談「球隊相尅論」,就像米蘭一而再的在四強淘汰曼聯那樣。查一九五零年到現在的歷史,利物浦必定是米蘭的尅星。

我個人不相信那種「球隊X已經三十年沒有擊敗過球隊Y了」的相尅理論,因為三十年來不論甚麼人事都變動了。

但年代較近的勝負卻的確會為球員帶來心理影響。這當然不足以準確預測比賽結果,但某種固有的障礙或模式已經植根在球員的腦海中。車路士現在知道在任何盃賽的四強堙A他們能夠擊敗利物浦的機會是渺茫的,你可以觀察到當艾加射入了一球後,車路士球員的信念真的有某程度的動搖。

另一個例子是曼聯和他的完場前入球。他們相信自己有這種特殊能力,而當比賽進行至末段他們便會進入一種自我催眠的狀態,並把信念化為事實。連續兩季利物浦都因比賽末段的自由球敗紅曼聯。

同一道理,現在米蘭球員對利物浦的印像就是他反敗為勝的能力,若他們看了上年足總盃決賽的話這印像會更深。

跟利物浦不同,米蘭多次在歐聯決賽敗陣。希素一役是利物浦唯一的決賽敗仗。觀乎所有拿過歐聯冠軍三次或以上的球隊,利物浦的勝出機率是最高的:六場決賽中勝出了五場。至於阿積士、拜仁慕尼克和皇家馬德里,他們的情況跟米蘭一樣,其勝出和敗北次數是差不多的。

所以,在這方面看紅軍也有一定的優勢。其實,利物浦很少在盃賽決賽中敗陣,數過去七次正式的盃賽決賽,只有零五年的聯賽盃敗過給車路士。

另一優勢是紅軍的十二碼,史上十一次以十二碼決勝,紅軍居然勝出了當中的十次。英格蘭和德國的球迷會清楚知道從前的十二碼紀錄如何影響著球隊,不論是好是壞,其影響直至現在還是延續著。

歷史不會使利物浦自動的成為冠軍,但我們可以希望和相信過去發生過的會再一次成真。

原文:
http://www.liverpoolfc.tv/news/drilldown/NG155936070516-1224.htm


[ 本文章最後由 麥馬科雲 於 2007-5-19 23:57 編輯 ]
19/5/2007 23:48#1
查看資料  發短訊  頂部
     

RSS 訂閱當前論壇  



  可打印版本 | 推薦給朋友 | 訂閱主題 | 收藏主題  


 




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
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  Powered by Discuz! 4.1.0 Licensed  © 2001-2006 Comsenz Inc.
Processed in 0.009388 second(s), 6 queries , Gzip enabled

所有時間為 GMT+8, 現在時間是 29/11/2022 11:41 清除 Cookies - 聯繫我們 - Official LFC Supporters Club HKSAR Branch - Archiver - WAP